第八十六章:改良战车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在大魏,有两个机构曾经是赵弘润比较感兴趣的。
    一个是兵部本署辖下的『兵铸局』,负责打造大魏军队一切应用所需的兵器、甲胄等等;还有一个是隶属于工部本署的『冶造局』,负责冶铁、打造器械等等。
    毫不夸张地说,『兵铸局』与『冶造局』这两个府衙机构,拥有着大魏最顶尖的技术。『注:实际上还有一个隶属于内侍监的内造局,不过这里不做介绍。』
    『兵铸局』与『冶造局』的区别在于,『兵铸局』的技术趋向于军用,而『冶造局』的技术则趋向于非军用,记得赵弘润曾经在会试时为了抓舞弊事件而拿出的特殊白蜡,便是由『冶造局』的能工巧匠们制作出来的。
    按理来说,赵弘润本应该将这批战车运到『兵铸局』,毕竟『兵铸局』的工匠们更善于将这种战车改造成征战利器,但遗憾的是,目前兵部上下普遍谣传一个消息,说他赵弘润侮辱兵部,因此,兵部的官员们看待赵弘润的眼神普遍都不是那么和善。
    因此,赵弘润只能将这些马车运到工部的『冶造局』,请『冶造局』这些与他打过不少交道的能工巧匠们来改造战车,改造成符合他心意的征战利器。
    与『兵铸局』一样,『冶造局』的长官也称为『局丞』,是一个位比司郎的官职,由工部中掌握了多面技艺的官员担任。
    而眼下『冶造局』的局丞叫做王甫,与赵弘润以及他的宗卫们打过不少交道,也算是相互比较熟悉的人了。
    当听说赵弘润将那两百多驾战车运至了冶造局,局丞王甫立马迎了出来。
    毕竟王甫也已听说朝廷要对楚国用兵的消息,同时也已得知促成此事的八皇子赵弘润要亲赴前线,因此,他一猜就知道这批战车多半会用在颍水战场。
    “八殿下……哦,不对,如今该称呼肃王殿下。”
    在冶造局的院中,王甫笑吟吟地跟赵弘润打着招呼。
    “呵呵呵。”赵弘润笑着还了礼,与王甫一并走着,边走边笑着说道:“老王,我这回可是又给你揽了一笔生意啊……好好改造,所费人工、材料,都找户部报销。”
    王甫谦卑地笑着。
    没办法,毕竟工部在六部的地位中堪称垫底,而冶造局又远不如兵部的兵铸局,说实话,地位真的十分尴尬。
    明明冶造局有着各种技术,可是在一般人眼里,这个机构最大的作用就是冶铁,锻造符合兵铸局心意的铁胚,然后交割于兵铸局,由他们接受打造兵器。
    说白了,目前的冶造局,纯粹就是给兵铸局打下手的。
    又有几个人知道,冶造局还负责制造度量计算工具,甚至是户部用来熔炼、铸造国币的大型工具,其实也是出自冶造局之手?
    王甫绕着一辆战车转了几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几遍,旋即犹豫不决地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您打算用战车对付楚军么?可是据下官所知,无论是兵部还是陛下,都早已弃用战车了……”
    的确,大魏早已弃用战车,而且这还不是发生在这一代天子的事,早在上一代先帝在位时期,当北方的韩国大规模投入骑兵作为荒野上的主力军时,他们魏国的战车便已被历史所淘汰,沦为如今只能在兵部库房里积灰的念想物。
    曾几何时,大魏拥有着数千乘的战车,可如今呢,兵部库房内仅仅只剩下这么寥寥两百余辆,而且还是用在春、秋季节的狩猎上,早已不在战场上露面。
    毕竟数十年前那场惨痛的上党之败,大魏当初奉为沙场重器的战车可是被韩国的骑兵打地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尽管魏人们普遍不想承认,但他们不得不承认,面对北韩的骑兵,大魏的战车简直都是毫无还手之力。
    “我知道王大人什么意思。”赵弘润笑了笑,拍了拍一辆马车的轱辘,摇头说道:“这些战车在韩国的骑兵面前的确毫无用途,可是楚国……多的是舟船步兵,用这些东西去对付下船登陆的楚国步兵,还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
    王甫想了想楚国的情况,这才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肃王殿下打算如何改造?”
    赵弘润闻言望着眼前的战车沉思起来。
    战车的历史,由独辀(辕)、两轮、方形车舆(车箱)一路演变至今,拉乘的马匹也从最早的一匹马发展到最终的四匹马,也就是所谓的“驷马战车”。
    因为考虑到战车的机动性,因此战车上一般只安排三到五名甲士,中间一人负责驾车称为『御者』,有一到两名左侧的甲士负责远距离射击,称为『射左』或『射佐』,右边一到两人负责近距离的厮杀并保护同乘的人,称为『戎右』或『戎佑』
    一般由伍长担任『御者』,指挥同乘的其余四名甲士。
    一乘五人,这已是极限。
    据说曾经大魏还研究过六马与八马拉乘的战车,可乘坐十名甲士,但事实证明,那**车的效果还不如驷马战车,经常出现各种问题,比如车厢下的轴承断裂,木质的车轱辘爆裂,马匹无法统一调度等等。
    于是很遗憾的,六马战车与八马战车的构思仅仅昙花一现就被放弃了,唯有驷马战车留了下来,直到被骑兵所淘汰。
    也正因为这样,驷马战车在大魏巧匠们陆续的改良中仿佛也已开发到极致。比如,车厢下的轴承曾嵌入铁片,轴棍也有包裹铁皮,但是随后,这些又被淘汰,采用反复浸油曝晒后极具韧性的硬木。
    『大魏的冶铁技术还是不足啊……可惜这方面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方向,不知具体,可惜……』
    “先把车轮两侧的锥刃撤掉。”
    赵弘润指着战车车轱辘外侧的锥刃说道。
    不可否认,这种安装在战车车轱辘外侧的锥刃,无疑是战场上杀戮敌军士卒的杀器,但是它的弱点也同样明显。
    “对了,车轱辘外装一块挡板。”
    赵弘润踢了踢战车的轱辘,曾经,这种带辐条的轮子正是北韩骑兵打败大魏战车的最大弱点。
    那些骑兵们,在飞驰过程中将长枪准确地投入战车的辐条内,直接导致战车由于惯性自行翻车崩溃,使得北韩的骑兵们几乎毫不费力地便将数千乘魏国战车给击溃了。
    起初赵弘润也想过索性就用一块完整的圆木充当车轮算了,但仔细一想,那种圆木如若要扛起战车的重量,势必会十分沉重,不利于战车的机动性,于是,赵弘润只有退而求其次,在车轱辘外侧装一块挡板,尽可能地将内侧的轱辘遮盖起来,免得有人拿这个弱点做文章。
    “前面再装两个轮子。”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马匹只负责拉战车,不需要它们抗……”
    “不不不,我说的四轮的战车,不是说在车厢底下安装四个轮子,前面两个轮子,安装到马匹的前侧去……对对,前侧也安装一个车厢,那是御者的位置,再留一个位置,保护御者……”
    “后一个车厢加高,唔,尽量减少重量,单纯就是加高就行……那是射手的位置。”
    按照赵弘润的心意,局丞王甫立即叫来冶造局内的巧匠,对其中一辆马车进行改造。
    半个多时辰后,初步改造完毕的战车让局丞王甫怎么瞧都感觉别扭。
    首先,改造后的战车有两个车厢,前一个车厢较低,后一个车厢较高,前者是御者与戎右的位置,而后者是射手的位置。
    其次,这是一辆四轮的战车,拉车的战马从外表来看仿佛被藏了其中,在它们前面,赵弘润命令将另外一辆战车的车厢拆下,将基座与这辆战车合并,并且加固头部,使这**车拥有了一定的撞击性能。
    局丞王甫的眼皮挑了挑,忍不住提醒道:“肃王殿下,似这般改造,战车的速度可就大受影响了……并且,不利于战车拐弯,再者,驮着这么重的战车,战马的体力恐怕也是问题……”
    此时,赵弘润正吩咐工匠们在战车的前端装上密密麻麻的锥刃,听闻局丞王甫的提醒,笑着说道:“王大人的意思本王明白,本王不需要这战车跑得有多快,本王只需要……站在它面前的敌军见之丧胆……”
    局丞王甫望了一眼改造后的战车前段那恐怖的利刃,眼皮子不禁轻跳起来。
    望着王甫面色古怪、欲言又止的模样,赵弘润没有细说,毕竟目前世上的骑兵大多还只是轻骑兵,而赵弘润对这种改良后的战车,却是当“重骑兵”来使用的,或者说,是最简陋的坦克雏形。
    是的,赵弘润不需要这种战车有多么快的速度,他只需要这种战车具备冲击楚军步兵阵型的能力,或者说,是碾压一般步兵的能力,使敌军步兵产生心理上的恐惧。
    至于杀敌,浚水营也有骑兵,也有这种荒野战场上的主流兵种,何必舍近求远呢?
    要不是动力的限制,赵弘润恨不得将战车改造成坚不可摧的堡垒,毕竟楚军几乎以步兵为主,根本不用担心机动力会比不上楚军。
    “放心吧,这种战车,本王只打算用一次……”
    赵弘润笑着打消局丞王甫心中的顾虑:“就按照这样改造吧。”
    『用一次……肃王殿下莫不是打算一战而定?』
    局丞王甫用患得患失般的目光望了眼赵弘润,最终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下官明白了。”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