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逼降(二)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还有哪位,愿意归降本王?”
    将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名有意归降的楚将暂置一旁,赵弘润望着那一干楚将俘虏再一次问道。
    一连问了三遍,这才有一名年纪与宗卫等人相仿的年轻将领犹犹豫豫地站了出来。
    经过询问才知道,此人叫做伍忌,是一名千人将。
    因为有一个三千人将、两个两千人将归降在前,赵弘润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叫做伍忌的年轻将领,只是挥挥手示意他迅速站到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名降将身边去。
    而在此之后,即便赵弘润再次询问,也没有人愿意归降。
    甚至于,有些个楚将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命运的心理准备,面色已不再向之前那样暴躁不安,而是一脸的平静,显然是已萌生死志。
    对于这样的人,赵弘润也明白多说无用,索性也就不再浪费唇舌之力了。
    于是,赵弘润转头对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说道:“你们过去,将那些全杀了。”
    显然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已经有所预料,当魏兵们将刀丢在他们脚下时,便弯腰将地上的刀捡了起来,唯独最年轻的伍忌闻言吃了一惊,满脸的犹豫不决。
    最果断的还得属屈塍,只见他握着刀朝那些楚将俘虏们走去,在对方的破口谩骂声中,一刀将离他最近的一名楚将给砍死了。
    那是十分干脆有力的一刀,就连百里跋亦瞧得虎目一亮。
    而在此之后,谷粱崴与巫马焦也不甘落后,在对视一眼咬了咬牙后,迈步上前,亦各自砍死了一名楚将。
    唯独那个叫做伍忌的年轻千人将从地上拾起刀,握在手中犹豫不决。
    见此,赵弘润身后的弩手中,有几人举起弩对准了那伍忌,但是却被赵弘润抬手给拦了下来。
    『这种犹豫是正常的。相比之下……』
    赵弘润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那屈塍。
    不过最后。那名年轻的千人将伍忌还是咬着牙杀死了一名楚将。
    然而也不晓得这家伙是因为手抖还是技艺不精的关系,砍了好几刀都没有将那名楚将杀死,最后惊慌失措的他,改砍为捅。这才使那名楚将咽气毙命。
    这整个过程,看得百里跋等人直摇头。
    他们心说。这家伙不是跟那楚将有血海深仇吧?否则,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至于连砍三四刀都没杀死对方吧?
    但是不管怎么。那名叫做伍忌的千人将好歹是杀死了一名曾经的同僚,为他自己赢得了赵弘润的初步信任。
    而这一幕。平舆君熊琥冷眼旁观,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瞥了几眼熊琥的表情。随即平静地看着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将帐内那些拒不归降的楚将全部杀死。
    等到最后一名楚将在屈塍的刀下丧命,赵弘润这才招呼他们上前来。
    期间。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很识趣,走过来时提前丢掉了手中的兵刃,并且。在距离赵弘润一丈远的位置便自行停下了脚步。
    他们不能不识趣,因为对准着他们的魏军弩兵,可是始终将准头对着他们呢。
    “好!”赵弘润拍了拍手,点点头赞许道:“四位,你等的果断,赢得了本王的初步信任……既然你等真心归降本王,本王也绝不会亏待诸位……”
    话音未落,平舆君熊琥在旁冷冷嘲讽道:“说得好听!”
    宗卫高括闻言面色一冷,二话不说一拳打在平舆君熊琥的腹部,痛地后者全身下意识地蜷缩起来。
    “高括。”赵弘润挥了挥手,示意高括退下,旋即望着平舆君熊琥淡淡问道:“怎么?平舆君对本王的话有疑议?”
    只见被几名魏兵死死押着的平舆君熊琥,强忍着腹部的不适抬起头来,用冷漠的目光扫视着四名降将,嘲讽道:“一帮背主家奴,以为投靠了姬润小儿就可免却一死?哈哈哈!他不过是在利用你们罢了……毋庸置疑,姬润小儿多半会想方设法将你们放回熊拓大人的军中,为他做内应……可事成之后,你们这群人的下场会如何?记住,你们是楚人,他们魏人是不会真心接纳你们的!”
    此言一出,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赵弘润,甚至于,后三人望向赵弘润的目光中,充满了将信将疑的怀疑之色。
    见此,赵弘润微微一笑,摇摇头对那四名降将说道:“你等走在道上,会主动走过去低头瞧那道旁的蝼蚁么?”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面面相觑,不明白赵弘润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
    哪怕是注意到了,会闲着没事走过去踩死那群蝼蚁么?
    “……”四名降将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了。
    见此,赵弘润淡淡说道:“虽然本王的话或许说得很不客气,但事实如此。……本王乃大魏天子之子,姬氏血脉,堂堂肃王,而你等,乃楚国降将,哪怕辅佐本王立下大功,日后在我大魏也无可能独掌兵权,只能凭功劳当个富足翁……呵,富足翁,这在本王眼里不过是蝼蚁一般,本王走在道上,有必要特意走到道旁,将你们踩死?”
    所谓话粗理不粗,听着赵弘润这粗白到甚至带有几分侮辱性质的道理,那四名降将的面色反而好看了许多。
    见此,赵弘润又说道:“再者,若你等真心归降本王,助本王击败暘城君熊拓,那么,你等便是本王的『功勋』,是本王在这场仗中所获得的最大收获。……本王会将你等视为自己人的,并设法将你们的家人、亲眷也接到我大魏,荣华富贵谈不上,但衣食无忧不成问题……待得三五年后,你等在我大魏安居下来,并且也逐步赢得了他人的信任,虽然不能独掌一支军队,但当个将领还是不成问题的……”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静静地等赵弘润说完,之后,伍忌这才抢着问道:“肃王殿下会将我的家人接到魏国……不,是大魏么?”
    “没问题。”赵弘润笑着问道:“你家中有几位?”
    伍忌抱了抱拳,恭敬地说道:“上有病重的老母,还有两位寡居的嫂嫂,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岁,还有一个幼妹,年仅七岁。……俱在平舆县内王岗。”
    赵弘润愣了愣,问道:“你父亲与两位兄长呢?”
    “皆战死在汾陉塞前。”
    『……』
    赵弘润深深望了一眼伍忌,没有问『既然如此你恨不恨我大魏』这种愚蠢之极的话,从方才伍忌犹豫不决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此人若不是顾念着家中的亲人,那多半是不会愿意归降的。
    想了想,赵弘润郑重地说道:“本王可以承诺你,只要你真心归降本王,你与你的家人,日后都会在我大魏安居,你的老母,本王也会命医师专门替她诊治。……若有人欺你等是楚人,本王为你做主!”
    伍忌闻言愣了好半响,这才满脸惊愕不解地抱了抱拳:“多……多谢肃王。”
    旁边,降将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听得真切,悬起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毕竟正如赵弘润自己所说的,拉他们一把对于这位大魏的肃王殿下而言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对于他们这些蝼蚁而言,这位肃王有必要日后特意碾死他们?来个飞鸟尽、良弓藏?
    “殿下,某的家人在平舆县彭庄……”
    “殿下,某的家人在平舆县李屯……”
    “殿下……”
    见其他三人亦忍不住开口,赵弘润笑着说道:“不必着急,待本王击败了熊拓,非但要收复我大魏的失地,还要顺势攻到楚国去,到时候,你等的家人,本王会专门派人去接。”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闻言虽然惊讶,但总算是露出了欢喜之色。
    可惜,平舆君熊琥的冷笑打破了帐内的和谐。
    “击败暘城君熊拓大人?还要攻我大楚国内?哈哈哈,真是可笑!”
    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平舆君熊琥,忽而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转头对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说道:“眼下,你等已得到了本王的初步信任,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本王还是希望四位能使本王更多地信任你们……”
    “肃王殿下尽管吩咐。”降将谷粱崴抱拳说道。
    只见赵弘润朝着熊琥努了努嘴,在四位降将变色的目光下,淡淡说道:“这厮屡次顶撞本王,实在该死!可惜本王留着他还有用……这样吧,你们每人砍他一刀,替本王出出气!”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闻言面面相觑,眼中满是骇色。
    “怎么了?”赵弘润望了一眼这四名降将,微笑说道:“你们归降了本王,就应该站在我大魏的立场上,再者,本王也会视你等为我大魏人士,不偏不倚……既然如此,平舆君熊琥,可是咱们的生死大敌,砍他一刀给本王出出气,有什么问题么?”
    “姬……姬润小儿,你敢……”
    平舆君熊琥面色大变,然而还未开口,就被魏兵用布团塞住了嘴,旋即,另外一名魏兵一脚踹在他后背,使得熊琥一个踉跄,噗通一声摔倒在四名降将面前,由于全身被绳索绑着,虽奋力挣扎却始终站不起来。
    “当啷——”
    又是一柄刀,丢在那四名降将脚边。(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