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对牛弹琴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赵弘润暗暗感慨着。
    他完全没有料到,前些日子才与暘城君熊拓以及楚国的士大夫黄砷谈判了一轮的他,今日又迎来了一次谈判,而且这次的谈判,事关他的生死。
    被别人握住小命的恶劣感觉,赵弘润可算是尝到滋味了。
    『……』
    望着那跪坐在自己面前与自己谈判的两名巫女,赵弘润长长吐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两位挟持本王的目的,本王已然清楚了。”
    既然对方早已清楚自己的身份,赵弘润也懒得再做什么辩解,与其谎称他人,还不如想想如何说服对方,逃出生天。
    “不过有一点本王要提醒两位,两位以一般平民的身份,插手干涉楚、魏两国的军国大事,这可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
    “你废什么话?”那身材小巧些巫女闻言冷哼说道:“只要你将那些攻占我大楚的城池归还,我姐妹二人便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
    『啊啊……明明看上去挺可爱的小姑娘,配上她的话就全毁了,可惜……』
    “不然如何?”赵弘润暗道可惜之余,淡淡说道:“你们真打算杀本王么?……本王乃魏王之子,若是死在你们楚地,相信楚、魏两国至此兵戈不断,不死不休……”
    “哼!”小个子的巫女撇嘴冷哼道:“我大楚厉害地很,岂会怕你区区一个弱小的魏国?”
    『啊啊,又是一个盲目地认为他们楚国很强大的楚国平民……』
    赵弘润无语地摇了摇头,淡淡讥讽道:“喔?不过真奇怪呢,那般强大厉害的楚国,竟然被本王所率领的一介『弱小的魏国』出身的军队打地溃不成军,沦陷了十八座城池……”
    “你!”
    论打嘴仗,小个子巫女哪里是赵弘润的对手,夹棍带棒几句淡淡的嘲讽,就让她气呼呼地鼓起了嘴。
    良久。她气愤地说道:“一定是你们使了诡计!”
    『唔……』
    对于这一点。赵弘润还真不好反驳,毕竟他之所以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创下如此显赫的功绩,还是靠屈塍、晏墨、左丘穆等归降于他的平暘军将领。倘若当真是正面打起来,在这等寒冬下。他赵弘润至今都有没有攻克汝南就暂且两说。
    当然这种事,他自然是不好亲口承认的。免得助涨了对方的气焰。
    因此,他从鼻子喷出一股气来,用一个轻蔑的轻哼声回应了那名小个子巫女。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
    正如赵弘润所料,小个子巫女被他气地近乎抓狂。仿佛气地要伸手过来抓赵弘润的头发,好在那名高冷的巫女及时伸手拦下了他。
    『唔……稍微嘲弄一番就生气到这种地步么?看起来不像是什么聪明的家伙……』
    瞥了一眼那满脸气愤的小个子巫女,赵弘润将目光投向她的姐姐。即那名看起来十分高冷的巫女。
    『相比较而言,这位“姐姐”是冷静的那类人啊……』
    “此刻放本王回去。本王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目视着高冷巫女,赵弘润沉声说道:“一介平民,最好莫要擅自干涉两个大国的军国大事……你们以为。似你们这般手段让本王将那些城池吐出来,你们楚国的决策之人,真敢收么?”
    开玩笑,《魏楚停战正阳和约》都已经签了,此时两个楚人用这种挟持、威胁的方式,胁迫赵弘润归还那些城池,楚国敢收?
    若楚国真敢收下,那他赵弘润绝不会善罢甘休!
    当然了,楚国绝不可能愚蠢到收下以那种方式抢回来的城池,毕竟那意味着楚国背信弃义,罔顾《魏楚停战正阳和约》,那么,楚国信义丧尽,日后,再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与楚国签订任何形式的和约与条约。
    换而言之,楚国的邦交手段将彻底被冻结,相信无论是楚王还是楚国的权贵、官员们,都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
    可问题就在于,对面这两个巫女只是一般楚国平民,她们天真地以为,她们用这种手段威胁他赵弘润归还那十八座城池,这是在帮助楚国,而且她们对于这个想法深信不疑,这就有点要命了。
    或许有人觉得,既然《魏楚停战正阳和约》已经签注,赵弘润为自己性命考虑,假意答应这对姐妹的要求,提前将城池归还楚国,这也没什么大碍,相信楚国还是会信守承诺的。
    事实上这种结论,是非常想当然的。
    首先,赵弘润当初与暘城君熊拓谈妥,在开春后,在楚国交割那些抵偿赔款的珍珠、玉石、漆器等交易物之后,赵弘润才会将那些城池归还给楚国,并徐徐率军退出楚国。
    原因在于什么?
    原因在于赵弘润也需要时间,将这片土地上的楚国平民们迁往魏国。
    那二三十万楚民,甚至是比这个数字更多的楚国平民,那才是赵弘润最看重的『既得利益』,远比那总共『三百多万』价值的赔偿物更重要。
    要知道,三十万楚民,这相当于他们魏国二十分之一的国民人口,相当了不得。
    而眼下,因为寒冬天气的关系,大雪封路,绝大多数的当地楚民还未动身前往汝南,或者直接前往魏国,这个时候让赵弘润将城池归还楚国,这岂不是让赵弘润最大的盘算落空?
    想他费了多少气力,才让暘城君熊拓说出『有本事你将他们全杀了』的这句话?
    在暘城君熊拓等人完全没有考虑到他赵弘润打算将那批楚国平民迁往魏国的情况下,提前想办法堵死了熊拓日后针对此事的说辞,如今你要他赵弘润提前归还那些楚国城池?
    妄想!
    毫不客气地说,若不是为了那三十万楚国人口,赵弘润根本不会答应黄砷那区区『一百四十万』的战争赔款。
    另外还有一点。
    那就是,虽然如今《魏楚停战正阳和约》已经签署,但不可否认,赵弘润与熊拓对彼此仍保留有一定的警惕心。
    尽管他们很清楚对方绝不会敢在这种时候再做出什么违背和约的事来,但不能否认,这段和平期间是相当敏感的。
    简单地说。赵弘润不能无端端地调动兵力。比如,为了归还某座城池而撤走军队什么的。
    此时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刺激到暘城君熊拓那绷紧的神经,一旦被后者抓到把柄。提出什么『魏人贪心不足,仍妄图用兵』这种借口。那么到时候,背信弃义的那可就是魏国了。
    因此,无论楚国还是魏国。在这段时间内都最好保持原有的局面,一直到开春后。楚魏两国分别开始履行《魏楚停战正阳和约》内所约定的事项。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赵弘润可不想在这种大好局面的情况下,被暘城君熊拓抓到什么把柄。来个反制先手。
    想到这里,他说服那对姐妹道:“很可惜。本王与贵国的士大夫黄砷已签署了和约,贵国已同意赎回那十八座城池。……这件事并不想你们姐妹想得那么简单,若是你们一定要强迫本王归还城池。那么本王可以断言,你们这并非是在帮助你们的国家,而是在害它!”
    “……”高冷巫女眼中露出几许惊讶之色,旋即略低着头默然不语,仿佛在思索着赵弘润这番话的真实性。
    而就在赵弘润以为他即将说动对方时,那名小个子的巫女愤愤地说道:“骗人!我大楚那么强大,怎么可能用赎金去赎回被你攻占的城池?还什么士大夫,咱们大楚的大王会派一名士大夫与你谈判?”
    『诶?』
    赵弘润闻言一愣,不过他倒不是在想别的,而是在思考那位士大夫黄砷的身份。
    平心而论,这个小个子巫女说得并没有错,似这种大事,楚王不至于派一名士大夫来商谈此事才对。
    除非,除非那位黄砷的身份相当了不得……
    然而遗憾的是,对于那位黄砷,赵弘润只晓得对方的名字,其余一概不知。
    『等等……』
    忽然,赵弘润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与那黄砷同行的,还有此地的邑君,暘城君熊拓!”
    “……”巫女姐妹闻言一愣。
    旋即,小个子巫女哈哈哈笑了起来,指着赵弘润说道:“露陷了吧?熊拓大人对魏人恨之入骨,怎么可能与你们魏人签什么停战和约……由此可见,你所说的,都是谎言!”
    『这个自以为是的小鬼!!』
    赵弘润恨得咬牙切齿。
    不错,这就是他最担心的!
    一般楚国平民,只知道暘城君熊拓因为十年前被魏王所坑害一事而对魏人恨之入骨,又怎么能理解熊拓因为此次齐王僖介入了楚魏的战争,这才忍辱负重不得不签署这项和约呢?
    由于一般楚国平民局限于他们消息的不灵通,因此,哪怕是真实,他们也会错误地判断为是虚假的谎言,这便是赵弘润认为今日之事甚是棘手的关键。
    眼瞅着那名高冷巫女的眼中也露出了几许怀疑之色,赵弘润暗道失策。
    原以为提出暘城君熊拓能增加说服力,却不想起到了反效果。
    “姐,我看,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老实的!”小个子巫女怂恿道。
    “……”那名高冷巫女淡淡地看了一眼赵弘润,忽然起身走向了那火堆。
    “我去看看肉烤得如何了……”
    “好。”小个子巫女笑嘻嘻地回应道。
    眼瞅着那小个子巫女眼中所闪烁的代表着危险的睛芒,赵弘润暗道一声不妙。(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