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南梁王的新军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在大梁的东南郊,有一条称之为禹水的河道,在其弯曲汇入蔡河的尽头,仍保留有一座已被空置的军营,这便是大梁曾经鼎鼎有名的『禹水营』,乃上代皇五子『禹王』赵元佲麾下『禹水军』的驻扎军营。
    迈步走入这座禹水营,不可否认南梁王赵元佐的心情有些复杂。
    毕竟原先这座军营的主人,可是挫败了他曾经麾下的顺水军。
    “……”
    站在军营的辕门下,赵元佐伸手抚摸着已有些年头的木柱,喃喃说道:“想不到竟然会是这座军营,有些讽刺呢。……这是你兵部对本王的嘲讽么?”
    在南梁王赵元佐身后,兵部左侍郎徐贯低了低头,不亢不卑地说道:“佐王爷误会了,如今大梁京郊,完整的军营,就唯有浚水营与禹水营……浚水营乃浚水军的驻扎地,唯有禹水营空置着。”
    『被废弃了么?我当年的顺水军营……哼!想想也是。』
    南梁王赵元佐自嘲地笑了笑,迈步走入了军营。
    『不知元佲会作何感想啊……』
    赵元佐微微叹了口气,脑海中不由又想到了曾经那位与他互有千秋的五王弟赵元佲。
    『当年弓马娴熟的禹王,如今已沦落为了动不动就要咳血的废人么?元佲……他的日子恐怕也不比我南梁时那么好过啊。』
    赵元佐微微转过头,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身后的一个侄子,那是他四王弟、如今大魏天子的另外一个儿子,皇五子『庆王』弘信。
    『同样是皇五子,可这小子比起当初的元佲,可真是差得远了……』
    赵元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庆王弘信。
    说实话,赵元佐并不意外魏天子会派一名信任的人担任监军,监视他赵元佐,毕竟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但让赵元佐没有想到的是。魏天子派来的监军。竟然是与他当初的宿敌赵元佲一样被人称之为五殿下的庆王弘信,这让赵元佐的心情有些复杂。
    尤其是当发现兵部的人称呼赵弘信为五殿下时,他心中的复杂心情愈加强烈。
    『在想什么呢?元偲?此“五殿下”,非彼“五殿下”啊。单纯用这个称呼对我施加压力,你还真是……』
    赵元佐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
    『啊啊。这小子一脸亢奋啊,初出茅庐么?也太容易被人看穿心思了。别说比不上元佲,连那个被尊为肃王的小子也不如啊……叫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担任监军。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啊!』
    “三伯?”
    可能是注意到眼前这位南梁王时不时地转头望向自己,庆王赵弘信疑惑地问道。
    赵元佐端详了赵弘信几眼。淡淡笑了笑,旋即迈步走向营内深入。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一行人已来到了军营内的校场。
    只见此刻营中校场,整齐地站立着一排排的士卒。远远望去犹如人海一般。
    『已征集完新兵了么?』
    赵元佐转头望了一眼兵部左侍郎徐贯:“这些人是?”
    见此,徐贯走上前几步,低声说道:“回南梁王话。这些新兵皆是从国内地方各县抽调而来的县卫戎军。我兵部抽取了五十座县城,每个县征集一百名县卫戎军,共计五万人。”
    『县卫戎军……县兵啊?』
    赵元佐失望地砸了咂嘴。
    县兵,就是负责地方县城上治安、缉盗、剿贼的卫戎军,虽然比起刚入伍的新兵,纪律性要好得多,但遗憾的是,这群人对战场毫无经验,毕竟战场上的军团作战,与地方上小规模的剿贼,那可是全然不同的。
    因此,可以的话,赵元佐其实更想要那些上过战场的老卒,因为这能减少他许多工作。
    想了想,赵元佐回头对徐贯言道:“徐侍郎,本王听说我大魏刚与楚国发生过战争……其中有几支战绩不错的军队。”
    “南梁王指的莫非浚水军么?”徐贯闻言皱眉说道。
    他心说,您不会是想直接征募浚水军吧?那可是我大梁的护卫京师的卫戎军。
    “并非浚水军。”
    赵元佐摇了摇头。
    要知道据他所知,浚水军那是取代当初顺水军与禹水军的京师卫戎军,是由当年禹水军的幸存士卒为骨干再行组建的军队,是大魏国内目前最精锐的六支军队之一,号称『驻军六营』,赵元佐并不觉得魏天子会将如此精锐的军队交给他。
    更何况,似那种骄兵悍将,即便是交到了他赵元佐的手中,他也难以对其发号施令。
    “并非浚水军……”徐贯欲言又止地望着赵元佐。
    “是召陵军、鄢陵军与商水军……”赵元佐如实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在赵元佐看来,这三支可都是经历过战争的军队,哪怕后两者是楚国的降军,训练度不高,但其优势在于军中士卒体会过战场的紧张氛围,比起眼前这些连战场都还未踏足过的地方卫戎军,那是要优秀地太多。
    而听闻赵元佐的这个要求,兵部左侍郎徐贯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怎么了?”赵元佐不解问道:“本王只要求那三支军队每支抽调一千人,担任新人的军官骨干,这个要求,不为过吧?”
    徐贯犹豫了再三,终于道出了实情:“王爷不知,召陵军、鄢陵军、商水军,乃是肃王殿下新设的军队,我兵部……想要在这三支军队抽调士卒,这恐怕……”
    『肃王?是那个小子?』
    赵元佐想了想,顿时浮现出当他与魏天子在御花园里谈话时,那个胆大包天窃听他俩的谈话的皇八子。
    『那个小子应该不难相处呀……』
    赵元佐有些意外,毕竟,因为前几日在十里亭时的一幕,他对赵弘润还是颇有好感的,唯一有些抵触的,就只是因为此子是为天子的儿子,与他身后另外一个魏天子的儿子一样。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元佐流露于眼中的不解,徐贯一脸尴尬,含糊其词。
    见此,赵元佐转头询问庆王弘信道:“庆王殿下可知大概?”
    “恐怕是因为冶造局的事吧。”
    可能是因为刚到兵部不久的关系,也有可能是兵部的人对庆王弘信这位皇五子并不买账,因此,庆王弘信并没有袒护兵部,一副幸灾乐祸地说道:“据小王所知,兵部素来就与八王弟弘润有冲突,前几日,又因为冶造局与兵铸局的赌约一事……”
    他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南梁王赵元佐,只听得赵元佐皱眉不已。
    『……愚蠢!』
    赵元佐冷冷地看了一眼徐贯,不再理睬满脸尴尬的徐贯,径直走向校场的前方。
    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能从召陵军,哪怕是商水军、鄢陵军中征募一批有战场经验的老卒,提拔为新军的什长、伯长,这将大大减轻他训练新军的难度,缩短训练所需的时日,只可惜由于兵部与那位肃王结怨,使得他这个希望成为了空谈。
    『算了,就这么训练吧。』
    赵元佐微微叹了口气,毕竟他与赵弘润并不熟,关系还未好到能拉下脸皮向那位侄子寻求帮助的地步。
    走着走着,赵元佐又想到一事,皱眉问道:“徐侍郎,陛下命本王年底之前必须出征,前往陇西,不知本王这支新军的武器装备,贵部的兵铸局铸造地如何了?”
    “这个……”
    徐贯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也难怪,毕竟南梁王赵元佐正问到了他们兵部的痛处。
    铁剑倒是好说,前一阵子因为有冶造局的协助,并且随后又因为魏天子的袒护而得到了冶造局量产铁剑的新工艺,别说五万把铁剑,就算是十三万把铁剑,兵部也有万分的信心能按时完工。
    问题就在于除铁剑外的其余武器装备,比如枪、戈等长兵器,还有盾牌、甲胄、以及藏在靴子里的匕首。
    驻军六营的精锐军队,一套装备可包含着许多东西,哪里是他们单单兵铸局在年底能打造出来的?
    若是有冶造局的帮助,这还好说,可如今,冶造局的人已明确放出风声:你们兵部这群孙子,输了还他娘的耍赖……你们自己去玩吧,孙子!老子不奉陪了!
    若在以往,要是被冶造局的人如此侮辱,恐怕兵铸局的人早打上门去了,但是这一回,自知理亏的兵铸局只能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
    “……”赵元佐瞥了一眼徐贯,也懒得去理睬兵部与冶造局的龌蹉,淡淡说道:“无论如何,年底前请务必将本王这支新军的武器装备凑齐,否则,若陛下怪罪下来,本王不会为你兵部的失职承担过错。”
    “是,王爷……”
    徐贯又擦了擦冷汗,心中暗想:为今之计,恐怕就只有暂时延后驻军六营的更替装备,先凑齐新军的这五万套装备……
    但这终归不是万全之策,要知道驻军六营的那些大将军们,个顶个的不好说话,似睢阳军的南宫倒是无妨,可浚水军、汾陉塞、成皋关、南燕,那些大将军们,都不是好说话的主啊,天晓得他们在得知兵部将本应该给他们的武器装备给了南梁王赵元佐的新军,会不会派人或者亲自杀到大梁来,将他们兵部的本署大院给挑翻了。
    想来想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向冶造局寻求帮助,唯有这帮人的新工艺,才能帮助兵部渡过这一劫。
    『可是……』
    兵部左侍郎徐贯暗暗叹了口气。
    与冶造局化解干戈,这谈何容易啊!(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