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双赢的合作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平心而论,赵弘润不喜欢『欲擒故纵』、『以退为进』这种手段,他的性格决定他更倾向于更加便捷、更加直接的交涉方式,但六王叔赵元俼却使他明白,这种手段是必要的,那是政治向的惯用手段。
    “恳请我冶造局助你等一臂之力么?”
    赵弘润双手十指交叉,面无表情地看着提出这个恳求的兵部尚书李鬻,力图将『余怒未消的肃王』这一形象演到位:“恕本王实在听不明白,我冶造局能帮贵部什么呢?”
    这就是典型的摆架子了。
    这不,兵部的李鬻、徐贯、李缙三人从赵弘润这句话中听出了浓浓的嘲讽意味,可偏偏他们对这份嘲讽还毫无办法。
    良久,终归是上了年纪的李鬻脸皮厚,面不改色地恳请道:“希望冶造局助一同打造了那十三万套军备。”
    “哈?”赵弘润抬手轻轻抓了抓脸,讥笑道:“这可有意思了。……本王记得,前一阵子是贵部向父皇上书,要求我冶造局退出此事……”
    “误会,那是误会。”李鬻老脸堆着笑容,仿佛他前几日去垂拱殿的那件事果真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哼!”赵弘润满脸嘲讽地冷哼着:“拜贵部所赐,本王可是被父皇好生训斥了一番啊。”
    『那是您捞过了界……』
    李鬻深深望了一眼眼前的这位肃王。
    不可否认,自从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率领两万五千浚水军,以极小的代价击退了楚国的十六万大军后,李鬻便对这位皇子殿下刮目相看,再也不敢将此子视为顽童。
    相反地,随着赵弘润入主冶造局,一步步使冶造局发生改变,李鬻愈发感觉,这位肃王殿下绝非一般人,正因为如此。他对这位肃王殿下有着莫名的戒备。
    想想也难怪。毕竟至今为止,吏部、户部皆已在这位殿下手中吃过大亏,连他们兵部亦在去年的时候,因为那份『肃王的大礼』而颜面丧尽。如今朝中六部,谁还敢轻视这位肃王殿下?
    这就导致。当赵弘润把持的冶造局露出苗头企图在军备打造上参一脚时,李鬻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说白了,就是赵弘润以往锋芒毕露。以至于李鬻对他产生了畏惧与提防罢了。
    想了想,李鬻试探道:“肃王殿下。不知您对我兵铸局有何看法?”
    『……』
    这冷不丁的询问,让赵弘润微微楞了一下。
    『这老头……莫不是在防着我?』
    赵弘润皱眉望了一眼李鬻,心中有些奇怪:难道我想吞并兵铸局的意图。真的那么明显?
    记得前几日,当六王叔赵元俼问起此事时。赵弘润还有些不以为然,但如今这句话从李鬻口中问起,就不由地让赵弘润有些上心了。
    毕竟这就是六王叔赵元俼对他提过的。锋芒毕露、威迫过甚所容易导致的『竖立没有必要的敌人』。
    说白了就是,当一个人太过于强势的时候,不熟悉的旁人就会下意识地疏远,并且对你产生戒备,因此,锋芒毕露在政治上一般是不可取的。
    似赵弘润这种作风,适用于军队以及战场,但在政治上,似他六王叔赵元俼那种人脉广远、左右逢源的为人处世,才更适用于立于庙堂。
    “兵铸局……”
    赵弘润沉思着用词,思考着如何回答才能打消李鬻心中的戒备,挽回局面。
    想了想,他晒然道:“嘿!似这种一成不变、不知变通的司署,早点并入我冶造局得了。”
    『唔?』
    兵部尚书李鬻、左侍郎徐贯以及兵铸局局丞李缙闻言大吃一惊,要知道,虽然他们心中多少有些猜测,但还真没想到这位肃王殿下竟会如此直接直白地将话给挑明。
    『这是真话?亦或只是试探?』
    李鬻有些糊涂了。
    他本意想试探试探赵弘润对兵铸局是不是心存企图,可没想到赵弘润携余怒一口承认,这反而让他有些糊涂了。
    毕竟按理来说,内心的真实企图不应该是得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么?
    不知为何,李鬻下意识地联想到了魏天子,毕竟他在前往垂拱殿,企图探寻那位陛下的心思时,那位陛下也同样没有让他得到想知道的。
    『真像啊……』
    李鬻在心中喃喃道。
    或许是曾经不曾发觉,可如今仔细打量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李鬻这才隐约感觉到,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跟他们所效忠的大魏天子,真的很像。
    那种……很难揣摩到其内心想法的感觉……
    想了想,李鬻拱手说道:“肃王殿下,不知想要兵铸局做什么?”
    “……”
    听闻此言,屋内众人不可思议地望向李鬻,尤其是兵部左侍郎徐贯与兵铸局局丞李缙。
    当然了,也包括赵弘润。
    『这老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王不明白李尚书的意思。”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闻此言,李鬻拱拱手,正色说道:“老朽去年便与肃王殿下打过交道,虽然过程不尽人意,但肃王殿下的德品,老夫还是深感佩服的。……想当初从楚国运载回我大魏的那至少价值两千多万两白银的『楚珍』,肃王殿下除了上缴了一部分给户部外,便是补贴我兵部、还有工部,以及浚水军、汾陉塞、砀山营、商水军等数支军队的军费,到头来,肃王殿下仅仅只得到三十几万两,可谓是微不足道……肃王殿下一心为我大魏,这份高尚品德,老朽着实钦佩!”
    “……”
    “……”
    听闻此言,屋内鸦雀无声。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这个倔强的老头,竟然也会恭维?
    这不,李鬻的儿子,兵铸局局丞李缙早已看傻了眼,似乎在怀疑,眼前这位是否是他那个顽固的老爹。
    『这还真是……意外。』
    赵弘润挠了挠脸,也被惊地半响说不出话来。
    “这并非是恭维。”
    仿佛是看穿了在场所有人的惊奇,李鬻正色说道:“肃王殿下对我大魏的贡献,有目共睹,殿下是真心希望我大魏稳步强盛起来。……但是老朽不明白,明明已经有一个兵铸局,为何肃王殿下还是打算介入军备打造?是因为冶造局的经费紧张,还是说,是别的原因?希望殿下明示。”
    『这老头……』
    赵弘润深深望着李鬻,良久,沉声说道:“因为兵铸局的发展,未能使本王满意。”
    『果然!』
    李鬻心中顿时明了了。
    他原先就在纳闷,因为按照这位肃王殿下的脾性,这不像是一位单纯为了争权夺利的皇子,如今听闻此事,他总算是明白了。
    而此时,兵铸局局丞李缙听了这话,却有些气愤,忍不住说道:“肃王殿下这话,恕下官不敢苟同!……请殿下明示!”
    也难怪,毕竟李缙是兵铸局的局丞,兵铸局内大小事务皆由他来定夺,这就跟做父母的见不得外人说自己孩子不好一个道理。
    而面对着强忍着不满的李缙,赵弘润淡淡说道:“据本王所知,兵铸局数十年前,就在用如今这种方式打造武器装备,十几年前,亦是如此,而到了如今,仍然还是沿用旧有的工艺……数十年来毫无长进。”
    “这……”李缙闻言涨红了脸,辩解道:“那得怪冶造局……”
    话音未落,冶造局局丞王甫不满地说道:“李局丞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么?”李缙可不怕王甫,闻言嘲讽道:“我兵铸局是沿用冶造局的工艺,正是因为冶造局数十年来毫无长进,我兵铸局这数十年才会毫无长进,不是么?”
    “你……”王甫顿时语塞。
    仔细想想,李缙的话还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而这时,赵弘润淡淡说道:“既然如此,我冶造局也能铸造武器装备,还要兵铸局做什么?另外……我冶造局此番改良的新工艺,你兵铸局吃透了么?我冶造局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你们量产兵刃的办法,按理来说,贵局除了暂时还无法量产铠甲外,量产枪戈、刀剑是不成问题的。那么本王来问你,你们能量产除铁剑以外的兵器了么?”
    “……”李缙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见此,赵弘润冷笑一声,冷冷说道:“你们是拿别人的东西拿习惯了,就不晓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自己铸造模具?……就等着旁人将现成的东西拿给你们用?”
    “下官……”李缙面色涨红,却说不出话来。
    也难怪,毕竟赵弘润指出的问题一针见血,他们兵铸局,的确是没想过按照冶造局所用的方式,自己去铸造模具。
    是他们办不到么?
    恐怕不是,而是他们未曾想过。
    数十年来一直沿用冶造局工艺的兵铸局,他们的思维方式早已固定死了。
    而就在这时,兵部尚书李鬻却插嘴说道:“肃王殿下教训地不错,可这,正是兵铸局啊。……殿下,兵铸局的立身根本,便是继承冶造局的工艺打造军备,殿下不能以要求冶造局的方式来要求我兵铸局。”
    隐隐约约地,李鬻已经摸到这位肃王殿下的真实想法:这位殿下,是觉得兵铸局的存在可有可无。
    想到这里,李鬻正色说道:“殿下,不如让兵铸局与冶造局深入合作如何?就好比,冶造局与工部下署虞部、户部下署仓部,三者的分工合作。”
    『唔?』
    赵弘润颇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李鬻。
    『这老头……看来是有备而来啊。』(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