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审讯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丑事一刻前后,此间驿馆内的厮杀便已告终了。
    而此时宗卫们这才发现,原来潜入驿站内企图行刺他们家殿下的,居然前后有两拨人,一拨人从前院潜入,但经仔细观察不过是乌合之众,只是仗着人数众多而已,一见情况不妙,便迅速沿着原路翻墙逃走了,居然连同伴都不顾了。
    相比之下,那一拨从后院潜入的家伙,也就是那些穿黑衣的,要比前院的贼人厉害地多,一个个悍不畏死,除了那被芈芮用麻药制服的那几名黑衣人外,其余皆被宗卫们及芈姜杀死,至死都没有做出类似求饶乞生的举动。
    而对此,事后赵弘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前来行刺他的,居然有两批人。
    “公子,清点出来了,我等并无伤亡,但此间驿站的卫士,有七人牺牲、十六人受伤。”
    宗卫卫骄,将清点后的情况告诉了赵弘润,只听得赵弘润不觉皱眉,而同在一间屋子里的驿长何之荣,更是长叹了口气。
    “殿下。”何之荣站起身来,拱手拜道:“鄙人去查看一下众卫士们的伤亡。”
    “何驿长请自便。”赵弘润抬了抬手。
    眼瞅着何之荣摇头叹息走出屋外,赵弘润的心里也不是很好受,毕竟此间驿站那五十名兵丁,此番七人牺牲、十六人受伤,皆是因为他赵弘润一行人而起。
    不过赵弘润也没办法,毕竟此番夜袭驿站的贼人人数着实不少,前前后后约有近百人,这倘若是在荒郊野外遭遇,单凭芈姜芈芮姐妹二人以及十名宗卫,未见得能十拿九稳地击退来犯的贼人,因此赵弘润才投奔此间驿站。
    『早知如此,就不该让岑倡等人前去商水县……』
    赵弘润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于他不应该让肃王卫们先行一步坐船前往商水县,否则,有那百名肃王卫在,区区百名贼人何足挂齿?
    “将抓获的那些贼人……带入进来,我要亲自审问。”
    长吐一口气,赵弘润面带愠怒地说道。
    卫骄点点头,随即问道:“公子,先审问从前院来犯的贼人如何?卑职瞧他们不像是专门干这档子事的,倒像是四地游荡的侠勇,应该能审问出一些事来。”
    赵弘润微微思忖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将他们带进来吧。”
    片刻后,众宗卫们将十几名装束各异的人带到屋内,只见这些人,年纪在二十几岁至三四十岁不等,服饰也是各式各样,唯一相似的特征,就是邋遢、不修边幅、且穷困潦倒。
    比如那个被宗卫们强行按倒,不得不跪在赵弘润面前的那名三十几岁的大汉,脑后的发束居然是用干草随意绑固的,他身上那件布衣亦散发着浓重的酸臭味,也不晓得有多少日子没有清洗。
    那股子味道,就连宗卫们亦是频频皱眉不已。
    而其他那些人,比这名大汉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衣裤沾着泥巴、污渍,真亏他们居然还能穿在身上。
    『十三个……』
    赵弘润拿眼扫了一眼跪倒在屋内的那些贼人们,因为这些人眼下个个都被绳索绑着,赵弘润也不怕他们反抗,双手十指交叉支在桌上,眯着眼睛问他们道:“你等……是什么人?为何要来袭击我等?”
    话音刚落,就见那名大汉斜着眼睛瞧了一眼赵弘润,朝地吐了口唾沫,傲气地说道:“废话少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爷爷若是皱皱眉,就绝非好汉!”
    “呵!”赵弘润闻言轻呵一声,点点头,平静地说道:“好,满足你的要求。”说罢,他抬头望了一眼宗卫们。
    宗卫们会意,当即,高括走上前来,手中利剑出鞘,在那大汉惊恐骇然的目光中,一剑就将那大汉的首级砍了下来。
    那大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无意义的惨叫,便顿时首身分离,死于非命。
    瞧见这一幕,屋内那另外十二名贼人面色大骇,他们没想到赵弘润居然如此果决。
    而此时,赵弘润环视了一眼他们,平静地问道:“还有谁希望速死的?我一并满足了他。”
    “……”众贼人们低着头,惴惴不安,不敢言语。
    见此,赵弘润挥挥手,示意宗卫们将那句尸体拖出屋外去,随即目视着那十二名贼人,平静地说道:“既然已没有想求死的了,那么你等就与我好好聊聊吧。……是谁,让你等来袭击我?”
    “……”众贼人们仍旧低着头。
    见此,高括手持着那柄仍在滴血的利剑,用剑刃架在一名贼人的下巴处,徐徐抬起,逼得那名贼人只能抬起头来。
    “公子,是个哑巴。”高括随口说了句,随即手中利刃一割,划开了那名贼子的咽喉。
    可怜那名贼人在咽喉被高括划开前,仿佛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大声喊着『我说我说』,只可惜,高括根本不理睬他,一脚将其踹翻在地,用手中的剑刃刺入了此人的心口,一剑将其给杀了。
    又是一具尸体被拖了出去,屋内只剩下十一名被绑着的贼人。
    只见这些人一个个被高括那凌厉的手段所吓呆,其中一个被吓得居然失禁了,黄色的浑浊液体沿着其裤裆滴落在地上,一股尿骚味顿时弥漫开来。
    “我说,我说。”
    “不要杀我,我愿意说。”
    “我还不想死……”
    顿时间,那十一名贼人就仿佛炸开了锅似的,纷纷惨嚎乞生。
    显然,高括这招杀鸡儆猴,效果绝佳。
    “都闭嘴!”
    见屋内太过于闹腾,卫骄大喝一声,喝止了那些贼人的嚎叫,抬起手指着他们说道:“一个一个说!……你,你先说!”
    被卫骄手指所指的,是一名看起来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国字脸男人,只见他哆里哆嗦,嘴唇蠕动了半响,这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是赏金,有人悬赏了您的首级,让我们来杀你。”
    『悬赏?悬赏我的脑袋?』
    赵弘润愣了半响都没反应过来,良久后皱眉问道:“你……你可知我是何人?”
    只见那名三十几岁的国字脸男人低着头,咽着唾沫,满脸畏惧地回复道:“您……您是肃王。”
    『居然……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赵弘润简直难以置信。
    他原来在想,可能这帮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们只是被利用了而已,然而事实证明,这些人是知道他身份的,也就是说,是明知故犯!
    “你……是我魏人么?”赵弘润阴沉着脸问道。
    那名国字脸男人骇然地望着赵弘润,缓缓点了点头,畏惧地说道:“是,我、我是魏人。”
    『居然是魏人……』
    赵弘润闭上眼睛,暗自叹了口气。
    他的心口有些发痛。
    他自以为为魏国做了那么多,魏国的平民就算不爱戴他,至少也不会对他抱持敌意。
    可没想到,居然有人为了些赏金,在明知他就是肃王的前提下,聚众来杀他。
    “公子……”
    沈彧看出了赵弘润面色的不对劲,在旁小声劝道:“天下本是如此,有一些人,只顾一己私欲……”
    赵弘润挥挥手阻止了沈彧的安抚,随即开口询问那名国字脸的男人道:“那赏金……本王的首级,值多少?”
    “五……五万金。”那国字脸男人哆嗦着回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要知道在魏国,黄金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货币,因为它流通地较少,只在贵族之间的赠礼、以及大宗贸易的结算中会出现,至于在市面上,几乎不会出现有人拿着黄金去购物。
    因此,黄金与白银的兑换比例其实并不高,也就是一比六七而已,换而言之,那国字脸男人口中所说的五万金,其实折合银两也就是三十几万两而已。
    而这,就是他赵弘润首级的价值。
    “这可真是……真是……”
    赵弘润咂着嘴,一时间有些说不出来话。
    想来才思敏捷的他,在这会儿居然张口结舌,由此可见,他此刻的心情必然是复杂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而屋内的众宗卫们,却是一个个面露愠怒之色。
    虽然这个说法并不恰当,但宗卫们依旧气愤不已:自家殿下为国家所做的贡献,何止万万黄金?!三十几万两,这简直就是对自家殿下的侮辱!
    不过他们也不可否认,三十几万对于一般人而言,确实是一笔足够他们吃喝一辈子的巨款了,也难怪这些游侠会罔顾赵弘润那肃王的尊贵身份,不惜以下犯上。
    赵弘润用大笑宣泄着心中的愤懑,良久,这才缓缓停歇下来。
    他目视着那些游侠们,问道:“何人……发布的悬赏?”
    在一阵寂静后,那十一名游侠中有一名看起来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怯生生地回答道:“这个我们不知……我们只是在『阳夏』的『士馆』,看到了对于肃王您的悬赏。”
    “士馆?那是什么?”赵弘润诧异地问道。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赵弘润转头望去,原来是此地的驿站驿长何之荣回来了。
    “那不配称作什么士馆!只是一介藏污纳垢之地!”
    说着,何之荣来到赵弘润身边,拱手拜了拜,解释道:“此子口中的『士馆』,便是当地隐贼开的义舍,用来收拢一些像这类的亡命之徒,以财帛驱使他们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哼!玷污了这个『士』字。”
    『噢,原来是类似发布任务的公会组织……』
    赵弘润恍然大悟。(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