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久违的父子日常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商水县提升为商水郡,这是赵弘润此前没有想到的事,但不可否认,这份奖赏,远比他父皇赏赐他百万白银更让赵弘润感到高兴。
    要知道,魏国的刑律明确规定了县、郡级别城池的占地规模、驻军人数。
    就拿原本的商水县来说,如今仍在商水县内筹建城池的羊舌焘,他所规划的城池占地,实际上是违规的,因为那座正在新修的商水城,大大超出了县级的标准,甚至超过了郡级的标准,有着向王都大梁靠拢的意思。
    更别说,商水县内直属驻军——商水军的人数,亦远远超出标准。
    大梁曾经才有多少驻军?
    兵卫、禁卫、郎卫这『三卫军』加到一起,再加上城外驻军『浚水军』,王都大梁曾经的驻防兵力,也不过是三万。
    而商水县呢?当初的商水军便有三万,而如今,经过『齐鲁魏越联合讨伐楚国』一役,商水军吸纳了许多楚国正军,一口气暴增到七八万,这几乎已是一个接近两年前『驻军六营』这六支驻防军的总兵力。
    也就是赵弘润这些年来频繁出征打了胜仗,使朝廷发了好几笔战争财,并且又是魏天子如今最喜爱的儿子,否则,单单就这种严重僭越的行为,足以使御史监的御史大夫在朝会上日复一日地弹劾他:一介县级封地,新城规模比肩魏国王都大梁,境内驻军以远远超过大梁,你是想干嘛?
    而如今,魏天子将商水县提升为商水郡,更封赵弘润为『南疆督帅』,授权赵弘润自主防卫魏国的南面疆土,这就变相地解决了商水县与商水军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处境。
    是的,将商水县提升为商水郡,只是魏天子给儿子赵弘润诸多奖赏的其中之一。
    事实上就连赵弘润都没想到,他父皇这回居然这么大方。
    因为魏天子并不只是单纯地将商水县提升为商水郡,还将相邻的几个县并入了商水县,这相当于是增加了赵弘润的封地范围。
    可是待等赵弘润接到圣旨,仔细一看圣旨上那几个被归入商水郡的县的名字,他那份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岂有此理!”
    带着卫骄、吕牧、穆青、周朴、褚亨等五名宗卫,赵弘润气愤地冲到垂拱殿。
    而与此同时在垂拱殿内,魏天子正捧着茶盏与殿内几位中书大臣谈笑风生,对于赵弘润的到来丝毫不感觉诧异。
    甚至于,他仿佛是早就料到这个儿子会来。
    “弘润,你此番前来,可是为了谢恩呐?”
    一见到赵弘润,魏天子笑眯眯地问道。
    『谢恩?我谢你个头!』
    赵弘润恶狠狠地盯着他老爹,握着圣旨的右手一抖,顿时,圣旨笔直垂落下来。
    此时,就见他指了指圣旨,一脸愤慨地问道:“父皇,这几个县是怎么回事?”
    魏天子丝毫不以为杵,笑呵呵地说道:“这是朕为了表彰我儿此番出征楚国且取得大捷的犒赏,有什么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赵弘润冷笑一声,一字一顿地念叨道:“西平、召陵、临颍、西华、长平、鄢陵……父皇你是不是觉得很耳熟啊?像不像是两年前被楚军摧毁殆尽的那几个县呀?”
    “唔。”魏天子捋了捋胡须,装模作样地说道:“听弘润你这么一说,这几个县还真有些耳熟……”
    “父皇你少装蒜了,蔺大人、虞大人他们都在笑了。……父皇,您就拿这么几块破地糊弄儿臣?”赵弘润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魏天子。
    不得不说,魏天子此番给赵弘润增加的几个县,加在一起那是很大一片土地,这问题在于,『西平』、『召陵』、『临颍』、『西华』、『长平』、『鄢陵』这几个县,皆是两年前楚暘城君熊拓率军攻入魏国时,受战火波及最最严重的几个县。
    当时那些楚军,几乎摧毁了这几个县城的农田、建筑,以至于两年后的今日,除了鄢陵与长平因为居住着数十万原楚国平民的关系,情况还稍稍好些,而其余几个县城,那纯粹就是一一片烂摊子。
    似那种一穷二白的县城,白给赵弘润都不要。
    面对着儿子的质问,魏天子呵呵一笑,放下茶杯,摊着双手说道:“弘润,对于此番征讨楚国所立下的功勋,朕觉得,纵使是赏你百万两银子亦不为过。……不过目前我大魏的境况你也看在眼里,南边与楚国的战争暂时是结束了,可北疆那边,我大魏与韩国的战争,却还没有结束。你也算是久经沙场的统帅了,你应该看得出来,北疆的战事,打个一两年乃至三五年都说不准,在这期间,朝廷需要消耗多少钱粮?国库也紧张啊……”
    顿了顿,他脸上带着几丝调侃,继续说道:“至于那几个县,朕觉得,那怎么说也比百万两银子价值更大吧?”
    “……”赵弘润默不作声看着他父皇,冷不丁问道:“父皇,不知您拨给儿臣多少钱粮,助儿臣去发展那几个县?”
    魏天子惊诧地看了一眼儿子,露出一脸『还要钱?』的表情,故作不解地问道:“你不是从楚国卷带了许多战利么?”说着,他故作大方地说道:“这样吧,这次那笔财物,你就不必上缴国库了。……你满意了吧?”
    听闻此言,赵弘润恨地牙痒痒。
    的确,此番他麾下魏军在楚国固然是收获不小,然而建设县城那可是一个无底洞,就拿商水县来说,他投入多少精力?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又使商水县的原楚国贵族们投入多少人力物力?
    单凭从楚国抢掠来的那些财富,怎么够发展西平、召陵等六个县?
    要知道,召陵、鄢陵、长平还好,可其余三个县,如今那简直就是罕无人烟的荒废之地。
    “父皇的好意,儿臣心领了!”赵弘润冷淡地说道:“儿臣宁可按照以往的规矩将一部分所得上缴国库,也不愿意接那几个烂摊子。”
    “不愿呐,不愿就不愿吧。”魏天子闻言诡异地笑了一下。
    『唔?』
    赵弘润略微愣了一下,就听魏天子继续说道:“既然不愿,朕收回即是。只不过……”
    瞥了一眼儿子,魏天子忽然岔开话题问道:“话说回来,关于你从楚国带回来的那百万余楚国难民,你打算安置在何处啊?”
    这看似是一个不相干的话题,可赵弘润听在耳中,却让他心神微微一震。
    他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位父皇扩大他封地的另外一个目的。
    而此时,魏天子却似笑非笑地说道:“不愿就不愿嘛,你是朕的儿,朕是你的父,父子之间有什么话是不好说的?……弘润,你果真是不愿接受朕的好意么?”
    “……”赵弘润心中微怒。
    “啧啧,单单一个商水县,恐怕无法容纳再容纳百万余的楚国难民啊,还是说,弘润你打算将那些难民分开,安置在国内各地?……这可麻烦,万一魏人楚人引起矛盾,你还不好插手。……我儿将那些人从楚国带来我大魏,却不能妥善安排他们的归宿,啧啧啧……朕倒是可以替你安排,只不过嘛,朕终究不能亲力亲为,万一期间发生些什么龌蹉,唔,不好办呐……”说着,魏天子瞥眼望向儿子,似笑非笑地说道:“弘润,你说,你究竟愿不愿接受那几块你口中的破地呢?”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赵弘润闻言眉头紧皱,肝火都快涌上来了,这就在他刚要开口之际,却听魏天子淡淡说道:“莫要意气用事,好好考虑清楚再说。……你要知道,让朕收回这道成命,可以。不过事后若是后悔,朕可不会再理睬你。”
    “……”
    赵弘润浑身一震,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非但是他的父亲,亦是魏国的君王。
    咬咬牙,赵弘润低声说道:“儿臣……愿意接受。”
    “什么?”魏天子故作没听清似的,故意问道。
    『……』
    赵弘润咬了咬牙,大声喝道:“儿臣!愿意接受!……多谢父皇恩典!”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赵弘润可不会给他父皇更多戏弄他的机会。
    而见此,魏天子眼中亦露出几许赞赏,随即,他对殿内三位中书大臣笑道:“怎么样?朕就说,这道圣旨我儿愿意接受吧?”
    『您这是在玩火啊,陛下……』
    刨除并不怎么清楚赵弘润底细的中书右丞冯玉,中书令蔺玉阳与中书左丞虞子启偷偷瞧了一眼满脸阴沉的某位肃王殿下,干干地赔笑了两声。
    而此时,赵弘润朝着魏天子拱了拱手,面无表情地说道:“若是父皇再没别的事了,儿臣就暂且告退了。”
    “嗯,去吧。”仿佛是打了一场大胜仗般,魏天子脸上满是笑容。
    而就在赵弘润准备迈步离开内殿时,魏天子忽然又喊出了他,似笑非笑地说道:“弘润,好好发展那几个县啊,可别辜负了朕的期望。……朕还指望日后那几个县上缴大笔税收给国库呢。”
    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魏天子,出乎众人意料地露齿一笑:“好。”
    然而这个笑容,却让魏天子微微有些警惕,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而殿内的蔺玉阳与虞子启二人,更是对视苦笑一声。
    『这大梁……看来又要热闹咯。』(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