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繇诸君赵胜『加更14/33』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在前往安城的途中,赵弘润认真听着六王叔赵元俼讲述陇西的简况。
    撇开陇西魏氏夜郎自大这件事,他心中最大的感慨,只用一句话就足以形容:一氏之国不可取。
    何谓一氏之国
    指的就是由单单一个姓氏的族人所创建的国家,简称氏国。
    不可否认,氏国是世族到国家演变的一个过渡,也是重要的里程碑,哪怕是中原的强国齐、韩、楚,事实上曾经都经历过氏国这个转变。
    确切地说,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前,中原可能林立着许许多多的一氏之国,甚至于,每一个姓氏,当年可能都存在过这样一个氏国。
    比如说,蔡、郑、梁、陈、褚、宋,等等等等,甚至于其中有一些氏国,还传承到了如今,比如说,卫、韩。
    只不过,中原文化讲究包容,比如说、,因此,在不知过了多少年的岁月中,这些彼此林立的氏国相互攻伐、吞并、兼并,随后才陆陆续续演变成了韩、卫、宋、鲁、齐等等国家。
    而此时的这些国家,已经不能算是一氏之国,因为他们包容了许许多多非本族的氏国后人。
    就比如说魏国,就吞并了梁、郑等国家,国内百姓、贵族的姓氏多达上百个,这个国家的基本概念逐渐被接受,并且,一些他姓的国人,也陆陆续续自称为魏人。
    可实际上,魏国真正的魏人,其实最早就只有姬姓赵氏、与依附姬姓赵氏的姬姓后人而已。
    但是,接受了中原文化的姬姓赵氏,包容了那些他姓之人。
    而陇西魏氏则没有。
    在经过了许许多多的岁月后,陇西仍然是姬姓魏氏的一氏之国,可能他们比中原更早地从家族、氏族、世族演变为氏国,但是,却卡在了这个门槛上,最终被中原各国远远抛下。
    一氏之国的发展前况,是非常狭隘的,就拿陇西来说,注定只有姬姓魏氏的人才能够接触到权利,寻常的平民,他们连拥有姓氏的权利都被剥夺,还指望陇西魏氏让他们参与治理国家
    不可否认,那位陇西的将军是个例外,可这样的例子,在陇西漫长的历史中能出现几次
    毫不夸张地说,那些没有姓氏的平民中,不知有多少天姿聪颖的人,若是在魏国,他们可以念书、学习,逐步掌握中原文化,最终通过科举、推荐,步上治理国家的仕途;可在陇西呢可能他们注定终日只能与田地为伍,日复一日地劳作,养家糊口。
    人才得不到培养,国家难以得到人才,于是国家一日比一日衰弱,以至于当初姬姓赵氏的本家、姬姓魏氏,如今沦落到这等局面被秦国攻占了祖先留下的土地,狼狈地逃到分支家族的国家,寻求庇护。
    或许,数百年前的那次迁移,就是魏氏与赵氏命运的转折点。
    姬姓赵氏离开了陇西那个古老但正在逐步衰弱的氏国,穿过三川郡,来到了混乱的中原之地,在国家林立的中原艰难地站稳脚跟,一边吸收中原文化,一边壮大实力,陆续吞并邻国,逐渐开始兴旺;而魏氏,则依旧守着陇西那个越来越衰弱的氏国,观念狭隘地拒绝包容他姓之人,以至于国力越来越衰弱,以至于如今迎来了灭亡的结局。
    天下很大,想要到处走走,其实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毕竟古人也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闭门造车,终究会被历史的车轮所淘汰。
    陇西魏氏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七月九日,大梁的使节队伍,便已抵达了安城。
    而陇西魏氏一方,亦早已得到了消息,派来了迎接使节的队伍由繇诸君赵胜亲自带队的一万军队。
    大梁使节队伍的众人面色不太好看。
    要知道,他们起初看到前方尘烟滚滚时,大惊失色,还以为是北疆被韩军攻破,韩国的军队已打到梁郡来了呢。注:梁郡,这是朝廷将颍水郡拆分后重新规划的,同理包括商水郡,后文会写,这里不做赘叙。
    可仔细一瞧,那些军队中却竖着字旗号,这才让大梁使节队伍的众人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
    赵弘润冷哼一声,神色玩味。
    作为主礼官的宗府宗府正赵元俨没有说话,依旧是板着脸看着前往那些正在列阵的军队,神色难以捉摸。
    片刻之后,那一万陇西魏军便已摆列整齐,他们整整齐齐地排成两队,无形间形成了一条通道,庄严肃穆地站在那里,因此看得出来,这是陇西魏氏派来迎接的军队。
    随着一阵车轮转动的声响,有三乘战车,从那条通道中驶了出来,随即缓缓停在大梁使节队伍面前。
    随即,居首的那一乘战车上走下一名男子,只见锦袍玉冠、相貌堂堂,举手投足间带着浓浓的上位者的气派。
    “此人便是繇诸君赵胜。”
    赵元俼转头对赵元俨说了一句,随即,赵元俨点点头,一边示意队伍中的众人皆下马,一边他自己也下了战马,走上前去,朝着繇诸君赵胜拱手说道:“阁下便是繇诸君赵胜大人吧,敝人赵元俨,是此次拜见前来拜见的主礼官。”
    看得出来,这位俨王爷也不知该如何称呼陇西魏氏的那位君父,含糊地带过了。
    “赵”繇诸君赵胜闻言眼睛一亮,走上前双手握住赵元俨的手,笑着说道:“你我是一氏的同宗啊,数百年前可是一支啊。”说着,他自我介绍道:“敝人正是赵胜,想不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一氏的族兄。”
    说着,他转头瞧见了赵元俼,更是笑容满面地说道:“元俼兄也来了哈哈,今日可是大喜啊。”
    见繇诸君赵胜如此热情,赵元俨的面色好看了许多。
    事实上,虽然他没有表露出来,这方才瞧见这许多军队,他心中也有些不渝的,毕竟,大梁那边为了避免发生矛盾,可是只派了五百名禁卫作为护送队伍。
    而在赵元俨、赵元俼、赵胜三人套交情的期间,赵弘润则打量着那三乘战车。
    不可否认,这三乘战车皆是颇为考究,车上的花纹精雕细刻、栩栩如生,但是,赵弘润依旧撇了撇嘴,暗暗冷笑。
    为何
    因为这三乘马车,皆是两个轮子那种战车,几百年前的老古董,要知道,魏国的驷马四轮战车都被韩国的骑兵给淘汰了,更何况这种老掉牙的古董
    这种玩意投到如今的中原战场,纯碎就是送菜。
    可陇西魏氏似乎还拿这种东西当宝,乘着这种老掉牙的战车过来迎接使节,可能还自以为有派头,这让赵弘润有种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情绪。
    是的,这种情绪叫做悲哀。
    “咦,这位是”繇诸君赵胜注意到了赵弘润,毕竟谁让赵弘润就站在赵元俼身边呢,赵胜没注意到都难。
    听到询问,赵弘润拱了拱手,似敷衍般说道:“小子赵弘润,见过繇诸君。”
    繇诸君赵胜愣了愣,见赵元俼站在赵元俼身边,遂诧异地对后者问道:“元俼,莫非这位是令公子你当初不是说你还没子嗣么”
    “你可别瞎说啊。”赵元俼似乎与繇诸君赵胜关系还不错,笑着解释道:“他可不是我的儿子。”说着,他拍了拍赵弘润的肩膀,介绍道:“他是我赵氏之主的第八个儿子,是我的侄儿。同时,也是这支队伍的副礼使。”说着,他嘿嘿坏笑了一下。
    繇诸君赵胜上下打量了赵弘润几眼,随即又瞥了一眼赵元俼脸上那看似诡谲的笑容,有些不明白赵元俼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心中嘀咕了一句,繇诸君赵胜和气地对赵弘润说道:“既然如此,那赵某就托大唤你一声贤侄吧,贤侄,你方才盯着那三乘战车观瞧,莫不是心中欢喜你若是欢喜的话,大可上去乘坐,不碍事的。”
    听了这话,大梁使团的众人表情很是古怪。
    暂且先不说这种战车魏国已淘汰了多年,单单说赵弘润执掌冶造局,什么新奇的东西没有岂会在乎区区一乘战车
    而此时,赵弘润则拱拱手,淡淡地说道:“繇诸君的好意,小子心领了,小子还是喜欢骑马。”
    话音刚落,就听到繇诸君赵胜身后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冷哼。
    众人仔细一瞧,原来是繇诸君赵胜身后两名将军中的其中一人。
    见此,赵弘润身后的宗卫长卫骄皱了皱眉,盯着那名将军不悦地问道:“尊驾是何人为何冷笑”
    繇诸君赵胜惊讶地看着卫骄,可能是没想到卫骄这名护卫居然敢突然插嘴。
    再瞧瞧赵元俨与赵元俼,他心中更加惊讶了,因为这两位竟然对卫骄的插嘴毫不在意,仿佛是司空见惯了似的。
    而此时,那名将军亦用惊讶以及不悦的目光回瞪了一眼卫骄,沉声说道:“我乃侯聃。你又是何人”
    “相当于驻军六营大将军。”赵元俼低声对赵弘润解释道。
    “卫骄”卫骄丝毫不怵。
    “居何职爵”
    “宗卫长”
    “哈哈哈”那位将军侯聃闻言哈哈大笑,随即指着卫骄冷笑道:“小小一个护卫,竟敢以下犯上”
    大梁使节团的众人表情都很古怪。
    要知道,就像魏天子的宗卫长李钲是唯一可以调动兵卫、禁卫、郎卫三者的无冕大将军一样,肃王赵弘润的宗卫长卫骄,亦是除魏天子与赵弘润外唯一可以调动鄢陵军、商水军、川北骑兵、青鸦众、黑鸦众、游马军等多股肃王派系人马的人。
    岂只是可以形容的未完待续。。
    a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