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七日期限『加更16/33』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次日,大梁使团的主礼官,宗府宗正赵元俨,果然是按照约定的那样,与繇诸君赵胜一同前往安城,面见那位陇西魏氏的君父。
    去的时候,带走了随行的礼部官员,不过却将五百名禁卫留给了赵弘润。
    值得一提的是,六王爷赵元俼,居然也跟着赵元俨一同前往了安城。不过对此赵元俼是这样解释的:我只是去拜访几个早些年认识的朋友,并非作为副使。
    果不其然,来到了安城后,赵元俼便与赵元俨还有繇诸君赵胜等人分开,自顾自去拜访他口中所说的旧相识去了。
    而赵元俨则在繇诸君赵胜的引荐下,来到了安城一座颇有规模的府邸李府。
    这座府邸,即是安图、安配兄弟兄弟二人的岳丈李老爷的府宅,堪称整个安城数一无二,只不过眼下,这座府宅真正的主人已经被赶走了,成为了陇西魏氏那位君父的下榻之处。
    一路上,赵元俨的面色着实不佳,因为他看到,整座安城由于陇西魏氏的来到,人心惶惶,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陇西魏卒,几乎看不到什么平民百姓。
    而待等赵元俨来到李府,抬头看到府门前那明晃晃的安城李氏四字牌匾,他的眼神就变得愈发阴沉了。
    “请通报君父,就说赵氏使节来到。”繇诸君赵胜对李府门外的卫兵说道。
    事实上,繇诸君赵胜是可以直接入府拜见他们的君父的,只是这样一来,就只剩下赵元俨单独站在府外,于礼不合,因此,繇诸君赵胜叫人代为通报,而他则陪着赵元俨在外站着,作为对后者的尊重。
    可没想到的是,足足等了有半个时辰,那名卫兵这才姗姗来迟,口中回道:“府邸内的侍长说,君父这些日子车马劳顿,正在歇养,请尊使暂在城内小住几日。”
    “什么”繇诸君赵胜闻言面色一变,简直难以相信,他气愤地质问道:“这话是谁说的”
    “是是膏己大人。”那名卫兵畏惧地说道。
    “岂有此理”繇诸君赵胜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转头对赵元俨说道:“族兄且在此稍等,容我亲自去禀”
    赵元俨点了点头。
    于是,繇诸君赵胜怒气冲冲地走入了府邸,但是仅仅一盏茶工夫后,他便又走出了府邸,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赵元俨一看就明白了,振了振衣冠,毫不在意地说道:“城内有驿馆,赵胜大人若是得空,你我去喝几杯吧。”
    繇诸君赵胜知道赵元俨已经猜到了,满脸羞惭,默默地点了点头。
    二人来到了城中的驿馆,赵元俨让驿馆里的人准备了一桌酒菜,与繇诸君赵胜对饮。
    只见繇诸君赵胜连灌了几杯,随即略喘着气,低声咒骂道:“膏己那个奸邪妄逆之人,他将昨日的事禀告了君父,在背后推波助澜”
    “那膏己是什么人”赵元俨问道。
    “姬姓膏氏,旁支的旁支,不入流的货色,只懂得拍马奉承,迎合君父的心意”说到这里,繇诸君赵胜表情有些古怪地解释道:“据说,昨日君父叫人置备了酒宴,原本来款待族兄,没想到今日,是故”
    “我想想大概也就是这个缘故了。”赵元俨淡淡一笑,说道:“无妨,等个几日,等贵方的君父气消了就好了。”
    繇诸君赵胜闻言吃惊地看着赵元俨,见他丝毫没有方才在府外等了半个时间不见接见而感到气愤,心下又是惊讶,又是敬佩。
    “族兄,真乃君子之风。”繇诸君赵胜不由地赞道。
    赵元俨不置与否地摇了摇头,邀酒道:“来,你我喝酒。”
    “好。”繇诸君赵胜重重地点了点头。
    如此过了一日,繇诸君赵胜再派人去通传,结果毫无音信。
    赵元俨毫不在意,每日与繇诸君赵胜在驿站里喝酒,等着陇西魏氏那位君父的接见。
    可一连过了三日,陇西魏氏那位君父那边,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赵元俨依旧面不改色,可繇诸君赵胜,却是羞愧地几乎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赵元俨却是谦逊守礼,繇诸君赵胜心中就愈发羞惭,反而是赵元俨时不时地开导他。
    毕竟在赵元俨看来,繇诸君赵胜与这件事又没什么关系。
    鉴于闲着没事,赵元俨索性向繇诸君赵胜询问了陇西赵氏也就是那些数百年并未离开陇西的赵氏魏人的情况。
    因为相比较陇西魏氏,陇西的赵氏族人,比如眼前这位繇诸君赵胜,才是魏国赵氏真正意义上的同氏兄弟。
    遗憾的是,据繇诸君赵胜所言,当时选择留在陇西的三支赵氏同宗,其中两支早已败落,就只剩下繇诸君赵胜这一支繇诸赵氏。
    这让赵元俨唏嘘不已。
    而在他俩闲聊的时候,陇西魏氏的君父,正在询问心腹侍长,也就是繇诸君赵胜口中的奸邪之人,膏己。
    “膏己,那个叫做赵俨的分家族人,还在城内么”
    在李氏府邸的内宅,在北屋主卧,陇西魏氏的君父侧躺在睡榻上,幽幽地问道。
    “回禀君父,此人还在城内。”
    “哼”魏氏君父轻哼一声,不悦地说道:“分家的子弟,居然敢如此对待本家,这在陇西,可是见不着的”
    膏己,一名高而消瘦的男人,从面前这位君父的口中听出了愠怒,堆着笑容附和道:“可不是嘛。赵氏如今可是不同以往了,他们哪里还记得,他们赵氏曾经是魏氏的分家呢”
    “人呐,不可忘本”魏氏君父冷哼一声,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还有那个叫做赵润的分家小子陇西姬姓分支那么多小辈,从没见过如此狂妄的小崽子七日归还逾期亲自来取哈背祖忘宗的混账东西”
    “君父息怒。”膏己低声劝道。
    魏氏君父长吐了一口气,随即幽幽说道:“膏己,你说,我魏氏过分了么我魏氏只是要几块地,使得宗族得以延续,又不曾叫那赵氏分家将这个魏国出让给咱,何以一个分家的小崽子,都要给咱看脸色”
    “赵氏不比当年了。”膏己摇摇头,随即,他眼珠一转,低声说道:“话说回来,赵胜大人如今可是扬眉吐气了。”
    “什么意思,膏己”魏氏君父皱眉问道。
    膏己低了低头,笑着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您想啊,在陇西时,赵氏衰败,若非君父,恐怕繇诸赵氏一支早已败落,可在这赵氏魏国嘿嘿,赵氏可是自称王族啊。”
    魏氏君父翻过身来,不悦地看着膏己说道:“赵胜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也觉得不是,只不过,赵胜大人近几日,与那个赵俨走得很近不过倒也不难理解,终归都是姬姓赵氏一族的嘛。”
    “”魏氏君父眉头微微一皱,不再说话。
    见此,膏己见好就收,岔开话题说道:“君父,您打算何时接见那赵俨”
    魏氏君父冷笑一声,淡淡说道:“过足七日”
    “明白。”膏己会意地笑道。
    不得不说,赵弘润提出的七日期限,此刻居住在安城的陇西魏氏族人,多多少少都已经得知,但是却没有多少人当真。
    可能在他们看来,一个年未弱冠的小崽子,难道就能代表魏国赵氏
    或许有些人还在看笑话,但七日之后,那个叫做赵润的小崽子如何收场。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刻在魏国国内,几路军队正在迅速向安城挺进。
    七月十二日,在商水县临时征用了户部商船的商水军,有二十艘船在博浪沙河港登陆,共计一万名商水军士卒在下船后迅速朝着阳武挺进,笔直前往安城。
    七月十三日,另有二十艘运兵商船绕过博浪沙,沿黄河逆流而上,直接在安城县境内强行靠岸。
    七月十四日,日夜兼程赶向北方的鄢陵军,抵达尉县,在尉县魏人起初惊恐、而后莫名其妙的关注下,继续往北挺进。
    七月十五日,川北骑兵的大都督博西勒估算着时间已差不过,驱使骑兵抵达成皋关下。
    望眼望去接天连地的川北骑兵,让接管了成皋关的临洮君魏忌又惊又疑。
    而除了这三支以外,砀山军的司马安也率军绕过大梁,临时驻扎在原阳国,原阳王一听说是司马安,屁都不敢放一个,装作没看到。
    “将军,这合适么”
    在扎营的时候,副将闻封一脸迟疑地询问着司马安。
    “你是指响应肃王殿下”司马安淡淡问道。
    “是。”副将闻封点点头,沉声说道:“按例,肃王殿下是无权请调我砀山军的”
    “你说得不错,肃王殿下无权调动我砀山军”
    司马安跨坐在马上,似笑非笑地说道:“能调动我砀山军的,唯有陛下。”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
    副将闻封愣了愣。
    忽然,他心中一震,仿佛醒悟了什么似的,脸上的担忧之色尽数退去。
    商水军、鄢陵军、川北骑军、砀山军,四路魏军都在等一个日子。
    七月十六日,也就是七日期限的最后一日。未完待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