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战前准备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当听到辛瓒军骑兵吹响的撤退号角时,荡阴侯韩阳即便心中仍有不甘,但也只能就此撤退。
    在撤出汲县之后,荡阴侯韩阳与辛瓒的残部骑兵汇合,在得知麾下部将辛瓒、方毕二人竟然双双战死后,他简直难以置信。
    “是何人杀害了辛瓒将军?”
    荡阴侯韩阳震惊地询问那些骑兵。
    骑兵们回答:“是商水魏军的军主伍忌,单骑讨杀。”
    荡阴侯韩阳闻言张口结舌。
    方毕暂且不提,他麾下的将领中,能取代前者的比比皆是,然而辛瓒,那可是他堂叔康公韩虎的老部将,是堂叔专门派来辅佐他的将军,这让他日后如何向那位堂叔交代?
    在听闻了事情经过后,荡阴侯韩阳后悔莫及,因为他此刻才知道,方才那时候他听从暴鸢的劝告,认清局势及时撤退,辛瓒根本不会战死。
    但如今为时已晚,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于是荡阴侯韩阳怀着忐忑郁闷的心情,率领着麾下军队朝淇水关撤离。
    而针对全军撤退的汲县韩军,赵弘润并没有下令追击,毕竟荡阴侯韩阳麾下仍有过万的骑兵,倘若贪心不足、深追穷寇,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反杀一阵。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攻克汲县,至于那些韩国骑兵,赵弘润相信他接下来的策略,可以极大地限制韩国骑兵的实力。
    “贺喜肃王殿下夺取汲县。”
    在沿着汲县西城门入了城内后,卫穆微笑着对赵弘润抱拳恭贺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哈哈一笑,甚是欢喜地说道:“同喜同喜。……即便大将军不提醒本王,本王亦不会忽略南燕军的功劳。”说罢,他冲着卫穆眨了眨眼。
    而听到赵弘润这句话,卫穆不由一愣,毕竟他可没有邀功的意思,他之所以对待赵弘润颇为亲近,那是因为后者的身份非常特殊,其父是他卫穆所效忠的魏天子,而其母则是与他卫穆一样出身卫国的卫姬。『注:这里的「卫姬」并非名讳。』
    出于以上原因,因此卫穆才会不遗余力地协助赵弘润,为了达成赵弘润的战略意图,不惜让麾下南燕军骑兵营与韩国骑兵搏杀——南燕军就那么三千骑兵,向来是卫穆的心头肉。
    而他方才之所以庆贺,也只是想与赵弘润拉近一些关系,没想到赵弘润居然会那样回应。
    不过在看到赵弘润冲着他眨眼的举动后,卫穆微微一笑,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位肃王殿下,只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因此,他顺着话茬故意说道:“肃王殿下可要记得今日的话哟。……当年肃王殿下初阵时,可是慷慨地给了浚水军、砀山军、汾陉军一笔军费,遗憾我南燕军却捞不着那等便宜,近两年来捉襟见肘,连年末的抚恤都发不下去,唉。”
    听到卫穆故作抱怨,赵弘润哭笑不得:都是四五年前的陈年旧事了,没想到这位大将军还记得。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赵弘润出征暘城君熊拓凯旋回师之后,分给了汾陉军、浚水军、砀山军一笔战利,的确是让诸多人眼红,比如说后来赵弘润出征三川郡时路经成皋关,成皋军大将军朱亥还曾有意无意地对他提起过这件事,弄得赵弘润后来抹不开面子,只好给成皋军弄了一个赚外快的门径——对往返于雒城的商队收取关税。
    不得不说,要不是那时候户部在三川贸易这件事上获利最大,也懒得来计较成皋关那些微薄的关税,否则,以赵弘润这种擅做主张的举动,他是肯定会遭到户部弹劾的——纵使赵弘润是皇子,也没有权利私设关税,就像燕王赵弘疆没有权利在山阳县对当地县民解除『刀剑管制』一样。
    “下次有机会的时候,本王肯定不会忘记南燕军的将士。”
    赵弘润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卫穆微微一笑,他其实并不在乎赵弘润这个承诺日后是否履行,毕竟近几年来,户部的收入颇为可观,以至于如今变得财大气粗的户部,也懒得削减驻军六营的军费,归根到底,当初户部提出削减军费,那是因为国库入不敷出嘛,可如今户部有钱了,又有谁会冒大不韪去得罪驻军六营那些将军老爷?不怕后者一怒之下派人将户部本署府衙给拆了?
    因此,在如今军费宽裕的情况下,卫穆并不在意赵弘润日后是否兑现承诺,但是赵弘润的这个态度,让他感觉很好。
    当然了,事实上这也只是主观原因罢了——卫穆因为赵弘润的特殊身份,因而一开始就对后者颇为热情亲近,而赵弘润又不是不识好歹的混蛋,卫穆待他友好,他自然也要还以友好。
    率军进驻汲县后,赵弘润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出榜安民,顺便揪一揪尚且潜藏在城内的韩国奸细——这几乎已经是例行公事。
    安抚城内民心这件事,还是颇为重要的,因为汲县处于魏、韩两国的交界,居住在这里的人很混杂,即有魏人也有韩人。但因为这座城池时不时就会被魏国与韩国来回攻占,以至于城内的居民对两国的军队归属感都不是很高。
    说白了,在当地县民眼里,无论是韩军还是魏军,只要不侵犯他们,他们都会认可彼此的统治,属于是没有多少国家归属感的民众。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因为韩国陆陆续续曾统治这座城池数十年,且并未迫害当地的县民。
    对于这一点,纵使是彼此互为敌人,赵弘润亦不得不承认,韩*队的素质,大部分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以『使韩国称霸中原』为毕生夙愿的韩国将领们,一般是不会做出类似屠城、抢掠这种事,除非在攻打某座城池时遭到了当地平民的强烈反抗,因此借屠杀震慑人心。
    至于揪出潜藏在城内的韩军奸细,赵弘润将这件事全权交给了黑鸦众的阳佴、丁恒二人。
    当日傍晚,赵弘润下令犒赏三军,同时又在城内县衙宴请麾下将领以及南燕军的将领们。
    对于南燕军的将领,赵弘润以往并不熟悉,但是在卫穆的介绍下,他还是记住了几个面孔。
    比如,南燕军副将『艾诃(he)』,正是此人今日率领南燕骑兵援护肃王军,并在商水军遭到韩将辛瓒麾下韩国骑兵的强袭时,立刻给予支援,使得辛瓒军阵型溃散,一度陷入与商水军的苦战。
    而除此之外,还有『马洪』、『古恙』等几位南燕军的将领,看得出来,皆是一些位朝气蓬勃的少壮派将领,让赵弘润感到颇为欣慰与高兴。
    要知道,十几年前魏国在经历过『顺水军与禹水军同室操戈』以及『南燕萧氏叛乱』这两次动荡后,国内的将领几乎可以说是死了一代人,使得魏国一度面临有兵无将的局面,因此,魏天子才将身边几名宗卫推出去,让其统军坐镇国内几处关键之地。
    但十几二十年后,魏国逐渐恢复元气,慢慢涌现出不少将才,比如成皋军的封夙、周奎,砀山军的闻封、白方鸣,浚水军的曹玠、李岌,汾陉军的蔡擒虎,以及南燕军的艾诃,等等等等,这些将领在赵弘润看来,皆是相当具有潜力的将才。
    而投奔魏国的将才亦不逊色,比如肃王军的屈塍、晏墨、翟璜、孙叔轲等等。
    在赵弘润看来,以上这些都是有潜力能成为一方大将军的杰出将领。
    而在『统帅』方面,魏国如今有南梁王赵元佐、将军姜鄙、大将军韶虎、临洮君魏忌等等,可以说,魏国正朝着『强军之国』迈进。
    赵弘润相信,待等这次重创了韩国的军队,整个中原再没有哪个国家敢小觑魏国。
    二月十四日至十七日,荡阴侯韩阳诧异地发现,那位魏公子润麾下的魏军在攻克汲县后,并没有趁胜进兵,这让他企图在长达百余里平原战场上设法伏击魏军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出于困惑,荡阴侯韩阳派出几支斥候骑,前往汲县打探魏军的动静。
    而那些斥骑在返回本队之后,告诉了荡阴侯韩阳一件紧要的事:魏公子润的军队,正在汲县南边的大河河岸建造河港。
    一听这话,荡阴侯韩阳顿时恍然大悟,猜测魏军可能是打算用水运取代陆运,运输战场上军队所需的粮草。
    但恍然归恍然,对于这件事,荡阴侯韩阳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肃王军已在汲县一带布下层层防守,纵使荡阴侯韩阳有心想骚扰魏军建造河港,也没什么机会。
    当然,对此荡阴侯韩阳也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所决定策略就是准备在共地至淇水关这长达百余里的平原战场上,利用骑兵的绝对优势击溃进犯的魏军,跟魏军粮草是否充足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甚至于,他更倾向于魏军尽快完成粮草的输运,毕竟只有当魏军在汲县囤积了充足粮草的情况下,这支魏军才会向淇水关挺进,而他也才有机会战胜这支魏军。
    二月十八日,数十艘悬挂着『魏』字旗号的大船,沿着大河顺流来到汲县南边那由肃王军新造的临时河港,在这里登陆靠岸。
    见此情况,早已有所准备的肃王军士卒们登上船只,从那些大船上推下一辆辆装满了袋子的推车。
    “这些推车……”
    商水军副将翟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因为他感觉这次用来运粮的推车似乎比以往大上一圈,而且,选用的木料似乎格外结实。
    而在其不远处,赵弘润瞥了一眼那些推车,随即低下头,继续看着拿在手中的一张图纸。
    图纸上,画着一辆仿佛平淡无奇的推车,但是这辆推车的前端,却有一块仿佛巨型盾牌般的挡板。除此之外,又有许多刀剑、长枪绑在这辆推车上。
    “呵。”赵弘润嘴角一扬,露出几许莫名的笑意。
    他的视线投在图纸的左下方,只见那里写有三个字。
    武罡车!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