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曲梁侯司马颂(二)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侯府后,曲梁侯司马颂径直来到了府邸深处,一路上,府上的下人纷纷向司马颂行礼问安,口称“老爷”。
    别看曲梁司马氏已家道中落,但事实上,这座坐落在封丘县的曲梁侯府,看起来并非那样破败,府内上下,怎么说也有几百号人,可称得上是家境殷富。
    至于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
    来到府内北屋,只见北屋外,有一干府卫值守着。
    站在门外驻足了片刻,曲梁侯司马颂推门走入了他夫人周氏的卧室。
    此时,他的周氏正在屋内卧榻上歇息。
    他轻轻走上前,悄无声息地坐在床榻旁,望向床榻上的女子,眼眸中浮现阵阵暖意。
    可能是察觉到身边有人,周氏幽幽转醒,待看到丈夫坐在床榻旁时,俏脸顿时一寒,眼眸中更是浮现几丝憎恨、迷茫、懊恼等复杂的神色。
    “夫人,你醒了?”司马颂亲近地问候道,似乎伸手想去抚摸心爱女子的面容。
    却不料,他伸出的手却被周氏一下子打掉。
    “不要碰我!”
    只见周氏靠着床榻坐了起来,用复杂的神色死死看着司马颂,良久,冷冷说道:“你并非我夫……”
    曲梁侯司马颂苦笑着说道:“夫人,你我同床共枕十几年,还能有假?”
    听闻此言,周氏无动于衷。
    想当年,她与司马颂成婚时,其实并不受后者待见,成婚一年余,同房次数寥寥无几。
    更多的时间,那位曲梁侯司马颂都喜欢到外面寻花问柳。
    对此,她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当世贵族子弟,对于联姻的正室,有一半以上都是持这种态度。
    她只能一次次地安慰自己:这就是命。
    没想到在十几年前,司马颂跟随父亲司马享、叔父司马敦外出了一趟后,遭到贼人袭击,两位长辈皆死于非命,唯独司马颂侥幸逃回。
    从那时起,司马颂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往的种种恶习皆不复存在,与她也是恩爱有加。
    起初她还以为是丈夫遭到巨变后性格大变,因此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公公,但依旧有些庆幸这场变故使自己的丈夫学好了。
    就这样,夫妇二人幸福美满地过了十几年,她也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
    可直到近一两年,她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她惊恐地发现,如今躺在卧榻旁的她的丈夫司马颂,可能并非是她真正的丈夫。
    然而,却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哪怕是她的两个儿子都不相信,都认为她是得了失心疯。
    终于有一日,她抓住机会,用一根簪子以死相逼,终于逼得她丈夫承认了这件事——他,的确并非司马颂本人。
    但是事后,司马颂却又矢口否认,还诬陷她病情加剧,还得她两个儿子如今对她也是小心谨慎,生怕她忽然犯病、六亲不认。
    更可恶的是,她丈夫还命令府卫将她软禁,不允许她接触外人,纵使是她想见她两个儿子,如今也变得非常困难。
    “你究竟是谁?”周氏目不转睛地看着司马颂。
    司马颂默然不语,半响后低声说道:“这事你不要再问了,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们母子三人就好……”
    听闻此言,周氏心中很是纠结。
    虽然眼前的丈夫并非是她真正的丈夫,但不能否认,这十几年下来,夫妇二人亦有着极深的感情。
    否则,就算她以死相逼,司马颂又岂会承认?
    就在周氏仍想再些什么的时候,忽听屋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随即,有府上的府卫在屋外禀道:“侯爷,宫先生求见。”
    听闻此言,曲梁侯司马颂与夫人周氏,皆面色微变。
    因为在一年多以前,就在夫妇二人仍旧恩爱和睦的时候,就是这个自称是司马颂故交的「宫先生」前来拜访,才让周氏对丈夫产生了怀疑。
    毕竟这十几年前来,周氏从未听说过丈夫的故交中有什么宫先生,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她丈夫在见到那个人时,似乎显得极为紧张,居然将那个宫先生请到府内的密室详谈。
    当时,周氏感到十分困惑,遂命自己的侍女前去偷听二人的谈话。
    结果,那名侍女就此下落不明。
    她曾询问过她的丈夫司马颂,司马颂只说不知。
    后来府里有人说,那名侍女是回老家去了。
    这种话也就骗骗三岁小儿,周氏怎么可能会相信?——她与那名侍女的关系颇好,后者怎么可能一声不吭就回什么老家?
    很显然,那名侍女是被人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问题是,她只是吩咐那名侍女去偷听丈夫与那个陌生人的谈话,为何那名侍女会遭到这种事?究竟她丈夫隐瞒着什么?为此不惜杀人灭口?
    “他是谁?”
    周氏一把抓住了丈夫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道。
    司马颂一边小心地挣脱,一边压低声音说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然而,周氏死死抓着他的衣袖,死活不让他离开。
    见此,司马颂又气又急,强行挣脱,毕竟眼前这位心爱的女子不知那个宫先生的身份,而他心中清楚,若是让对方心生怀疑,后果不堪设想。
    他自己倒不至于会怎样,但眼前这位他心爱的女人,他恐怕就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一狠心推开周氏,头也不回走了屋子。
    在他离开的时候,周氏在屋内嚎嚎大哭,期间隐隐夹杂着唾骂司马颂的话,而对此,守在屋外的府卫已司空见惯。
    甚至于有人还关切地询问:“夫人又犯病了?”
    对此,司马颂只能报以苦涩的笑容。
    待来到北屋的大厅,曲梁侯司马颂便看到那位「宫先生」正负背双手站在厅内,好似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墙上的挂画。
    这位宫先生,曲梁侯司马颂只知道对方姓宫名正,至于这名字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或者说,也不感兴趣。
    他只要知道,对方是那位「公子」的心腹,并且随时都可以致周氏于死地就足够了。
    “宫先生。”
    曲梁侯司马颂上前打了声招呼。
    那位自称宫正的儒士微微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司马颂。
    司马颂会意,遂将宫正请到府内的密室,并吩咐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宫先生今日前来,不知有何指示?”
    在密室内,曲梁侯司马颂带着几分恭顺问道,心中却暗暗担忧对方又有什么指令交给他。
    岂料,那位宫先生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此番,我并非受「公子」之命而来,而是……”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司马颂,说道:“你回封丘的路上,有人跟了你一路,你可知晓?”
    『果然那并非错觉。』
    司马颂点了点头,问道:“是南梁王的人么?”
    宫先生摇了摇头,随即面色凝重地说道:“若是南梁王的人就好办了……是肃王赵润的青鸦。”
    听闻此言,司马颂面色微变。
    一般人不清楚「肃王赵润的青鸦」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司马颂却通过某些渠道知晓那一伙人的厉害。
    “肃王赵润的青鸦,为何会盯上我?”司马颂有些惊疑地问道。
    宫先生看了一眼司马颂,摇了摇头说道:“具体并不清楚,可能是什么地方,让肃王赵润对你起了疑心。”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宽慰道:“不过,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曲梁侯的招牌,还是有点用的,赵润素来敬重对国家有功的功臣,只要你这边别自乱阵脚,青鸦众不至于敢对你怎样……”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司马颂,皱着眉头说道:“那个周氏,你还未想办法除掉?……这个女人留不得。”
    司马颂闻言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宫先生放心,谁会去在意一个疯婆子的话?”
    “青鸦会在意的。”宫先生冷冷说道:“倘若是别的人,我倒是可以设法替你除掉他们,但青鸦众……极难对付,若是被他们得知了周氏的异常……”说到这里,他吐了一口气,淡淡说道:“若是你不忍下手,我可以叫人代劳。”
    听闻此言,司马颂干笑道:“宫先生言重了,一个疯婆子而已,无足轻重……”
    “倘若我一定要你杀她呢?”宫先生忽然打断道。
    司马颂沉默了片刻,忽然展颜笑道:“对了,宫先生,上回你让我筹集的钱款,我已筹集地差不多了,不过,如何交割呢?另外,我与匡城侯、平城侯等人占了金乡的金矿,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会有产出……”
    “……”宫先生深深看了一眼曲梁侯司马颂,随即眯了眯眼睛,冷冷说道:“你是在威胁我?威胁公子?”
    “并不敢。”司马颂正色说道:“我只是觉得,我这些年来对公子忠心耿耿,应当有所回报……”
    “回报?哼!你当年一介兵卒,摇身一变成为曲梁侯,这十几年来享尽荣华,还敢提什么回报?还是你以为,公子就只有你一颗暗棋?因而使这般,有恃无恐?”宫先生哂笑道。
    “并不敢……”司马颂直视着宫先生。
    在深深看了一眼司马颂后,宫先生站起身来,淡淡说道:“这件事,我会禀达公子,请公子定夺。……你,好自为之。”
    片刻之后,这位宫先生离开了曲梁侯府,坐上了来时的马车。
    此时在车内,还坐着一名男子,那名男子问道:“如何?”
    “哼,自以为是的蠢材。”宫先生冷哼一声,随即吩咐道:“待等交割完这批钱款后,就让大梁那边的人行动吧。……哼,若是能顺利连雍王都扳倒,一个曲梁侯,丢掉就丢掉了。”
    “明白。”
    那名男子点头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